Skip to content

沙特的国际角色不只是“土豪”

2022年10月17日

沙特在中东乃至国际舞台上的地位,绝不是单纯以经济实力换来。从沙特国王未见特朗普而先访中国,便足见该国对世界格局的判断颇有高明之处,决断力也甚为可观。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网民提到沙特阿拉伯,总是半开玩笑地称其为“土豪”、“大户”。近一个月,沙特国王萨勒曼巡访亚洲,自带黄金电梯和巨型车队的豪奢之举更是赚足了眼球。

另一方面,谈起沙特在国际政治中的表现,坊间也有不少人喜欢在背地里讥讽一番:虽然该国军费开支长期高居世界第四,去年才被印度超过,但留给外界的印象似乎只有在海湾战争中乞求美国保护,以及在最近的也门内战中不时受挫,让胡塞武装搞出“大新闻”。

我们可以据此认为沙特“外强中干”吗?别急着答“是”。美军号称天下第一,对付伊拉克反叛武装同样感到棘手,而后者的实力恐怕不比胡塞武装高多少;沙特的中东邻居、拥有北约第二大陆军的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表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再往前看,苏联在苏芬战争中表现一塌糊涂,被西方讥笑为“泥足巨人”,但之后发生了什么尽人皆知。

沙特毕竟是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强国。美国著名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生前一直主张,沙特有资格成为世界的核心,它所欠缺的仅仅是军事实力特别是实战经验。坐拥两大宗教圣地、全球最大的石油储量和随之而来的金融影响力,领导欧佩克和海湾国家联盟……要论国际号召力,沙特在中东乃至整个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

沙特的国家能力不可小觑,突出体现在其外交战略上。尽管历次区域性战争,该国都没有大规模卷入,似乎“存在感”不强,但利雅得的幕后运作有声有色。从支持埃及、叙利亚与以色列对垒,到暗助阿富汗抵抗苏联,再到介入也门和巴林局势,抵御“阿拉伯之春”,沙特称得上长袖善舞。不久前,沙特在马尔代夫买下一座岛礁,更显其志存高远。

尽管长期依赖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保护,当美国的铁杆盟友也引来一些批评,但多年来的事实证明,沙特的这条路是相对合理的。相比某些好出风头却频频身陷险地的中东国家,如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沙特数十年来始终明哲保身,免于战祸,国内也算得上政局平稳、社会安定,在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算是为数不多的成功者了。

我们也许可以说沙特“穷得只剩钱”,但不可否认,它在努力转型。沙特的“2030愿景”和“2020国家转型规划”均旨在由产油大国向成为地区制造业和服务业中心的目标进发,当下与中国签订的一系列大单即为证明。即使石油有一天会采完,谁也不能在短期内轻视沙特的地位,毕竟,在瞬息万变的国际政治中,10年、甚至5年就足够地覆天翻了。

沙特阿拉伯王国迄今立国不到百年,在一代代苏丹、大君的包围中稳扎稳打,由偏居阿拉伯半岛一隅发展为今日中东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之一,本领令人钦佩。

更重要的是,作为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沙特国王此番未见特朗普而先访中国,可见其对世界格局的判断颇有高明之处,决断力也甚为可观,绝非“土豪”一词可以概括。“一带一路”战略徐徐展开之际,国人也应适时调整心态,正视这位中东棋局中的大玩家。

沙特在中东乃至国际舞台上的地位,绝不是单纯以经济实力换来。从沙特国王未见特朗普而先访中国,便足见该国对世界格局的判断颇有高明之处,决断力也甚为可观。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网民提到沙特阿拉伯,总是半开玩笑地称其为“土豪”、“大户”。近一个月,沙特国王萨勒曼巡访亚洲,自带黄金电梯和巨型车队的豪奢之举更是赚足了眼球。

另一方面,谈起沙特在国际政治中的表现,坊间也有不少人喜欢在背地里讥讽一番:虽然该国军费开支长期高居世界第四,去年才被印度超过,但留给外界的印象似乎只有在海湾战争中乞求美国保护,以及在最近的也门内战中不时受挫,让胡塞武装搞出“大新闻”。

我们可以据此认为沙特“外强中干”吗?别急着答“是”。美军号称天下第一,对付伊拉克反叛武装同样感到棘手,而后者的实力恐怕不比胡塞武装高多少;沙特的中东邻居、拥有北约第二大陆军的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表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再往前看,苏联在苏芬战争中表现一塌糊涂,被西方讥笑为“泥足巨人”,但之后发生了什么尽人皆知。

沙特毕竟是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强国。美国著名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生前一直主张,沙特有资格成为世界的核心,它所欠缺的仅仅是军事实力特别是实战经验。坐拥两大宗教圣地、全球最大的石油储量和随之而来的金融影响力,领导欧佩克和海湾国家联盟……要论国际号召力,沙特在中东乃至整个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

沙特的国家能力不可小觑,突出体现在其外交战略上。尽管历次区域性战争,该国都没有大规模卷入,似乎“存在感”不强,但利雅得的幕后运作有声有色。从支持埃及、叙利亚与以色列对垒,到暗助阿富汗抵抗苏联,再到介入也门和巴林局势,抵御“阿拉伯之春”,沙特称得上长袖善舞。不久前,沙特在马尔代夫买下一座岛礁,更显其志存高远。

尽管长期依赖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保护,当美国的铁杆盟友也引来一些批评,但多年来的事实证明,沙特的这条路是相对合理的。相比某些好出风头却频频身陷险地的中东国家,如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沙特数十年来始终明哲保身,免于战祸,国内也算得上政局平稳、社会安定,在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算是为数不多的成功者了。

我们也许可以说沙特“穷得只剩钱”,但不可否认,它在努力转型。沙特的“2030愿景”和“2020国家转型规划”均旨在由产油大国向成为地区制造业和服务业中心的目标进发,当下与中国签订的一系列大单即为证明。即使石油有一天会采完,谁也不能在短期内轻视沙特的地位,毕竟,在瞬息万变的国际政治中,10年、甚至5年就足够地覆天翻了。

沙特阿拉伯王国迄今立国不到百年,在一代代苏丹、大君的包围中稳扎稳打,由偏居阿拉伯半岛一隅发展为今日中东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之一,本领令人钦佩。

更重要的是,作为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沙特国王此番未见特朗普而先访中国,可见其对世界格局的判断颇有高明之处,决断力也甚为可观,绝非“土豪”一词可以概括。“一带一路”战略徐徐展开之际,国人也应适时调整心态,正视这位中东棋局中的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