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沙特(五):沙特的未来“危机重重”

2022年10月12日

我们已经通过四篇文章了解了沙特过去三百多年的历史,从最初沙漠深处的小部落成长为具有世界影响的国家,如今的沙特依靠石油和宗教将自身的影响力扩展到了全球的范围。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当下的沙特正面临着怎样的危机?未来的沙特将何去何从呢?

古代波斯曾经存在着一个叫做“哈撒辛”(Assassin)的派别,他们是居住在高山城堡上的什叶派刺客团体,依靠刺杀行动来反对异议者。而逊尼派众多的埃及也在同一时期诞生了“圣战”思想,他们主张反对和打击在中东地区的基督教等异教徒势力。

“哈撒辛派”和“圣战”思想都反应了中东地区极端主义思想悠久的历史,他们诞生之后一直影响着后世世界的对外态度和方式。往往当世界面临外敌入侵、内部分裂之时,极端主义便开始疯狂生长。就像18世纪的时候,土耳其人对阿拉伯控制的减弱以及英国的暗中的支持都间接促进了瓦哈比思想的发展。

英国人选择了以瓦哈比思想立国的沙特王室,是看中了瓦哈比思想的极端属性,没有其他历史包袱,便于控制。之后的美国人则进一步的捆绑了同沙特王室的经济和战略利益,让沙特王室成为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地区代理人。

美国固然能够控制沙特国家的政策取向,但是却并不能完全左右沙特全体人民的思想观念。我们看到当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大量来自沙特的瓦哈比信徒参与了反对苏联的战争,但是在战后,这些人又成为了反对西方国家的先锋,拿着美国人给的美元和武器对付美国人。

这种对待外部国家的矛盾态度实际上反应出的是瓦哈比思想与西方国家的根本矛盾,瓦哈比思想排斥世俗化,极端的瓦哈比信徒的目标是消灭一切异教徒。所以虽然沙特王室与欧美国家十分友好,但是在沙特内部总是存在着一些反西方的人员和群体(如本·拉登),因为每一个极端的瓦哈比信徒都天然具有排外属性。

当沙特向美国开放领土和军事基地,并配合美军攻打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时候(1992年海湾战争),愤怒的沙特极端分子更加疯狂的生长并扩散到中东各地。他们混合了中东各地一直以来就存在的极端主义思想(埃及穆兄会、顾特卜思想),这样就点燃了中东各地极端主义运动的潮流了(基地组织)。

对于沙特来说,基于扩大自身影响力的需要,他们一直想要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但是这又必然伴随着瓦哈比思想的扩张,导致极端主义思想的蔓延,危害别国,也危害自身,这就是沙特所必须要面对的极端主义危机。沙特需要控制和把握好自身国家前进的方向,同时也必须控制好内部极端主义者的宗教热情,这些都是沙特未来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沙特所要面对的第二个危机是继承者危机,这对于沙特王室来说是这几年来最为棘手的问题。

从伊本·沙特1932年建立沙特王国以来,沙特就一直处在沙特家族的统治之下。其中1932年到1953年由老国王伊本·沙特统治,而在1953年老国王去世之后至今的这68年则一直由他的几个儿子所统治,如今的国王萨勒曼是老国王的第25子,沙特王国的第七任王国。

惊叹于老国王强大生育能力的同时,我们也会惊奇于沙特竟然能够长期的保持着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平稳和谐的传承至今。这种兄终弟及的秩序是人类历史上原始部落的特征,因为原始部落的统治阶级往往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官僚体制,兄终弟及的方式能够很好的保持统治阶级财产的稳定过度,避免国家混乱(如商朝、匈奴),而沙特则保持了这种基础制度,并在第三位国王费萨尔时期被正式确定了下来。

费萨尔国王是沙特王国最具影响力的君主之一,他不仅确定了兄终弟及的“费萨尔秩序”,而且也推动了沙特现代化改革、领导石油禁运,并扶持了后来在王室中强势的“苏德里”七兄弟(彼此同父同母)。此后沙特王位继承一直在“苏德里系”与“非苏德里系”之间暗中博弈。

然而当2015年“非苏德里系”的阿卜杜拉国王去世之后,按照“费萨尔秩序”的安排,“苏德里系”的萨勒曼国王宣布登基,萨勒曼的弟弟(“非苏德里系”)穆克林亲王成为王储。但是就在萨勒曼国王登基三个月之后,穆克林却被解除了王储的职位,取而代之的是萨勒曼国王的一个侄子小纳伊夫(“苏德里系”)。这似乎在释放一个信号,那就是萨勒曼国王决定改变“费萨尔秩序”,而未来的王位将限制在“苏德里系”之中。

然而事后证明小纳伊夫也仅仅只是一个过渡,萨勒曼真正要达到的目的是将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小萨勒曼。就在小纳伊夫成为王储的两年多之后2017年6月,小萨勒曼正式取代小纳伊夫成为了沙特王储。

如果未来小萨勒曼能够顺利成为国王,那沙特家族就完成了从第二代向第三代的过渡,这对于整个沙特来说也许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兄终弟及的继承顺序早晚是需要被打破的,毕竟第二代成员只有那么多人,王位不可能一直由王室第二代担任。

但是萨勒曼国王打破“费萨尔秩序”的举动在沙特内部造成了巨大的继承者危机。沙特王室内部众多族裔的不满,甚至也包括除了萨勒曼一支以外的“苏德里系”成员,他们都反对或者不满萨勒曼一支的做法,为什么你萨勒曼可以传给自己的儿子呢。面对这些质疑,萨勒曼父子采取了强硬打击与的方法,不管是直接囚禁还是可能的暗杀,萨勒曼父子都在竭力清除掉那些威胁自己王位的亲戚们。

对于沙特这么一个资源型君主专制国家来说,确定一个稳定而公正的继承秩序非常的重要,但是如何让王室成员满意却非常的艰难,未来将如何对待那些王室内的反对者?这将是沙特所要面临的难题。

沙特国家最为重要的产业是石油开采,这是沙特巨大财富的重要来源。然而石油产业给沙特带来财富的同时,也蕴藏着巨大的产业危机。

首先是沙特国家产业的过度单一,这阻碍了沙特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也不利于沙特国家对外形象的改善。油气资源的价格波动也很容易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一旦油气资源枯竭或者世界各国实现清洁能源普及,沙特就将丧失绝大部分的政府收入。

而且对比沙特周边的阿拉伯君主国,比如卡塔尔发力的媒体、体育等领域,阿联酋着重发展的金融、旅游、航运等服务业(详见《神奇城市(2)——迪拜·Dubai》),沙特几乎没有具有地区和世界影响力的相关产业,尚未探索出一条摆脱石油依赖的发展路径。

另外一方面是美国减少了从沙特的石油进口,这改变了沙特国家长期所倚重的出口格局,甚至可能改变未来的中东格局。过去美国一直大量进口沙特原油,并借此完成了美元和美军的全球扩张。然而美国近几年已经逐渐减少了原油进口,就在2020年和2021年交界的这一周,美国数十年以来第一次没有从沙特进口原油。虽然这可能只是暂时的数据,但这已经表明了一个深刻的现实,那就是美国人正在摆脱沙特原油的依赖。

美国之所以能够减少石油进口,主要原因在于其国内所爆发的页岩革命(详见《能源观察(三)——美国的“页岩革命”》)。美国不仅在自家页岩中发现了大量的油气资源,而且实现了能源自给自足和油气出口,直接从油气净进口国成为了能源出口国。也就是说,过去美沙之间在能源领域是消费者与生产者的互利关系,而如今则成为了两个生产者的竞争关系。虽然美沙仍然是军事盟友,但是经济利益改变的背后可能将在未来导致美沙关系之间的不确定性。

如今世界各国也都在强调“碳中和”的概念,都在积极的发展清洁能源,尽量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这对于沙特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沙特除了油气产业外并没有什么竞争优势。但是现实世界并不会体谅沙特的难处,如果沙特不进行改革,那终将被世界所抛弃。

为了应对产业发展的变局、促进沙特经济多元化的发展,在王储小萨勒曼的倡导下,沙特颁布了“愿景2030”计划。该计划提出逐步将私营经济的贡献度从目前不到40%提高到65%,同时也将妇女在社会中的参与度提高到30%,除此之外还提出了许多改变经济与社会结构的计划,努力将沙特建设成为为“阿拉伯与世界的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亚欧非枢纽”的目标。

面对着世界迅猛发展的新能源产业,可能留给沙特的时间并不多了。沙特的新一代领导人正在探索着一条全新的道路,这是否能够成功呢?未来沙特将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