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克罗地亚知名女演员维托米拉隆查尔:在中国我是受尊重的专家

2022年9月6日

(译者按:克罗地亚主流媒体《晚报》(Vecernji)5月17日刊登了对旅居中国西安的克知名女演员维托米拉.隆查尔女士的专访,在访谈中隆查尔女士介绍了中国的疫情、自己在西安的工作生活、对中国社会文化的观察以及中国人对俄乌战事、对克罗地亚的看法等等。从记者提出的问题中我们也可以了解西方媒体或读者关注中国的哪些方面。隆查尔女士此前多次接受克国家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的采访,话题多与中国有关,她已成为克观众了解中国的一扇窗口。)

克罗地亚女演员、博士维托米拉.隆查尔教授和他的丈夫伊维察.西米奇目前同在中国西安的欧亚学院任教。这对萨格勒布夫妇令人惊奇的冒险始于6年前。由于新冠疫情,他们自 2022 年 8 月起就再没有回到过克罗地亚,但多才多艺的维托米尔并不掩饰除了想念家人外,他们在中国的生活多么令人愉悦。我们和我们著名的女演员谈论离祖国8000公里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在一个与克罗地亚完全不同的国家,即使没有疫情,做外国人是否困难,中国人如何看待国外的战争和其他时事。

我所在的省(陕西)没有病毒,在进入公共设施和公共交通工具时都要扫健康码和戴口罩。尽管保持零确诊,但我们被要求不要在假期旅行。我们刚刚取消了计划中的华山之旅。全国各地疫情形势不一样,有没有病毒的地方,也有完全封锁的地方。

中国是一个大国……在你居住的城市(西安)拥有1300万人口,经过去年年底的严格封锁后,情况已经恢复正常了吗?

在中国目前疫情已得到控制,但这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病毒。目前某种奥秘克荣病毒在中国传播速度很快,所以可能还会出现问题。5月时我们曾有封控,除了对密切接触者进行日常测试和监控外,控制住了一个新感染源。我们被紧急从大学撤离。第四天晚上,我们收到通知,新增为零,限制取消。总之一切都还不确定,但都在掌控之中。

中国对疫情采取零容忍态度,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不像中国那样搞封控。根据欧洲媒体的报道,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公民已经非常沮丧了。他们的耐心真的耗尽了吗?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中国公民……这意味着什么?中国人有将近15亿人。谁能代表中国公民的想法?在克罗地亚,住在耶拉契奇广场(克首都萨格勒布市中心)的人可能与住在科纳维尔(国土最南端)或朱洛瓦茨(中部某地)的人的想法完全不同。在中国所有数字都得乘以千百倍。

我所知道的是,在西安,在危机一开始出现混乱后,市长被解雇了,那天早上扫描代码出现故障后,另一位市长被立即解雇。第三位市长在一位市民因无法出示核酸证明被医院拒绝而心脏病发作去世后也被解职(这里隆查尔可能有误解,西安疫情期间有几位局长被撤,市长级别的官员未受影响)。医院院长也被解雇并被监禁3个月。

我们的城市没有出现上海那样外国人大量撤离的情况。正如国外不是纽约,中国也不是上海。上海与我们这种并非金融和商业中心的城市完全不同,生活方式也不同。中国是一个大国,说中国公民沮丧有点冒昧。目前,尽管上海处于封控状态,但全国大部分地区生活正常。

中国的流行病学和卫生专家如何解释中国即使采取最严格的预防措施也未能控制新冠病毒这一事实?

我不太关注那种辩论,我不会把精力浪费在我无法控制的事情上。显而易见的是,这个版本的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并且以许多不同的方式传播。

我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适合的人选。即使在最严格的封闭时期,我和丈夫也保持着正常的生活规律。我们有工作、兴趣爱好、书籍,我们有一个家庭健身房,一如既往地每周锻炼五次。我丈夫在写书,我在学中文和准备执导一部戏,我在看书,我完成了疫情对学生心理健康影响的研究,我们都一直在忙着一些活动。最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除了音乐会和剧院,我们不会出去太多。我们在西安朝夕相处了6年。我们在中国的生活中没有所谓的其他人。我是西安一个妇女组织的成员,5月和5月开会讨论各种主题,最新的主题是老龄化。

你6年前来到中国,根据法律规定,你是一个刚退休的 56 岁老人,只能拿到超过 1700 库纳一点的退休金。你不会是为了中国人而退休的吧?(1库纳=0.94元网民币)

去中国的决定是在 2015年5月做出的,在那之前的一个月我就退休了。是的,养老金是 1700 库纳,但他们根据另一项规定给了我400 库纳,所以一共是2100 库纳。中国人需要专家。如果您没有大学学位和推荐信,您将无法在中国获得工作许可。凭借我的博士学位,我在中国是受尊敬的专家。我丈夫是世界儿童剧院组织的两届秘书长,在他的领域曾坐到最高的职位。

你学习了中文,最近用中文演出了你的第一部儿童剧,你一个人在台上足足单独表演了47分钟。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为自己感到骄傲吗?

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我最重要的性格就是坚持不懈。我不会放弃。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并不沮丧,我知道我必须成功。既不是最美丽的,也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最轻而易举的胜利,只有坚持不懈。中国人有一个成语叫跛鳖千里,说一只缓慢的乌龟到达目的地,缓慢但坚定不移。嗯,我就是那只乌龟,哈哈。

你在去年封闭期间写了一本书,现在,你将第一次导演一部戏剧。你能和我们分享一些细节吗?

我刚刚完成试演。去年,我和学生们一起做了一些戏剧研讨,很受欢迎,这激励我们进一步去创作。我没有导演经验,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的学生从来没有去过剧院,甚至不知道剧院是什么!双重挑战,哈哈哈。一步一步来吧……各种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

是的,陕西电视台联系了我们的大学,他们问我们是否愿意跟随我们几天并制作关于我们的纪录片。我们同意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挑战,因为我在拍摄期间用中文进行了所有采访。这是一次了不起的经历。这部纪录片在5月的一个星期天晚上在主要新闻之前放映了,反响很好。

在老年人方面,中国与西方截然相反。老年人是他们的财富,他们受到了难以置信的尊重和关怀。几代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他们不住在同一个公寓里,那么他们就住在隔壁或附近的公寓里。如果他们住在不同的城市,当儿子结婚,儿媳怀孕时,婆婆会立即搬进来照顾家人的健康饮食,并至少带孩子到3岁。因此,婆婆是抚养孩子的核心。父亲的父母称为祖父母,母亲的父母称为“外祖父母”。顾名思义。除了过节子女要看望父母外,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与年轻的家庭没有太多联系。当然,我说的都是陕西以及全国不包括大城市的很大一部分地区的风俗习惯(泪奔的陕西。。。)。女性通常在 50 岁左右退休,这样她们可以照顾孙辈,而男性则稍晚一些,60岁以后很少有人再工作。

我在某处读到,中国没有养老院,甚至连托儿所都没有,这从欧洲的角度来看是很难想象的。谁来照顾家庭中最年轻和最年长的成员?

把老人送进养老院和把小婴儿送到托儿所在中国是不可思议的。在这里工作、生完孩子的外国人,从一开始就有“阿姨”。这是一个照顾孩子的女士。这里的大多数外国孩子都会先说中文。这可能会很有趣,尤其是在父母根本不会说中文的家庭中。产假为期3个月,之后妇女重返工作岗位。老年人在这里很有用,这就是它们寿命长的原因。当一个人退休后,他的用处就会大大减少。而当我们没有用处时,我们就失去了人生意义。

在这个拥有近 15亿人口的拥挤国家,体检安排在第二天,没有等候名单。这怎么可能?

我不知道这怎么可能,但这是真的!今年春天,我丈夫做了两次手术。我们选择了当地医院,我们通过手机APP进行预约,约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并可以选择医生。在一天半的时间里,对他进行了10几项检查,这可是在周五和周六!他被要求在周一立即进行手术。由于我们有一些事情,我们将住院时间推迟到了周二。周三又做了一些检查和准备,周四他接受了手术。他们告诉我下午 2 点以后来,我在下午1点30 分倒过来。他们已经在等了。

是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情况。当我丈夫去医院时,我们所有的熟人都开始发短信询问谁和他一起去。我回答没有人。我们来到医院时,首先被问谁和我丈夫一起住在医院。我们说,当然没有人。他们说不可能,那谁来照顾他?就是说,这里的医院没有食物,家人负责病人的营养,护士只负责打药、打针等。无论他需要一杯水还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是家人要做的。而且他们睡在医院里,有的甚至一起睡在床上,可以租一张可以放在病床旁边的床。总之,和我们的系统不一样。我们于是同意每天给他送两次食物,并在餐桌上准备好他需要的一切,这样我就不必住院了。

看起来在中国一切都很顺利。正如你在一次采访中所说,你对在中国的简约生活感到高兴。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没有现金,没有信用卡,一切都是用手机支付。没有账单,没有提示,预付越多,电、气、水就越多。你的房子发生了故障,你不用担心找不到修理工,他们会在十分钟内到来。一切都是通过APP购买和预约的,并且在短时间内到达。一切都非常简单。

我无法说出普通中国人的想法,但在我的周围中没有人提到战争。我甚至会说他们不知道它正在发生。最初在外国人社区中有评论,但由于我们有国外人、国外人、亚美尼亚人和哥萨克人以及世界各地的人,他们不分身份都面临类似的问题,因此并不多谈及战争。我个人在几个前南斯拉夫国家人士的群中,并与大家分享信息。我在自己关注的网站上没有看到有国外的新闻。中国人不关心别人的生活,他们关心自己的生活。他们只关心他们的家人。内部团结是难以想象的强大,但其他一切都是外部的,与他们无关。

那场战争已经在许多国家引起了经济动荡,它对中国经济有没有影响,又是如何影响的?

关于旅游。疫情前,来克罗地亚的中国游客数量呈上升趋势,目前中国公民入境和出国旅游的规定是什么?

目前没有往返中国的旅行。规则太严格了。任何人除非必要都不会想出国。中国只有6%的人有护照,那也是是超过 8000 万游客,而且因为他们喜欢买买买,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受青睐。

疫情给旅游业造成了重大动荡,彻底重塑了旅游业,许多人不敢长途旅行。疫情结束后,中国人会来欧洲吗,他们对克罗地亚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在我和中国学生以及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黑、黑山和马其顿的学生举行了一次 Zoom 会议后,他们(中国学生)都疯狂地表示希望去我们的海滩旅游,以及希望去巴尔干半岛的其他国家。中国人非常喜欢克罗地亚。前段时间,在中国收视率最高的电台有一部关于克罗地亚的电影,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中国人喜欢巴黎,去那里拍婚纱照和购物。但现在没有人考虑旅行。

前些年,中国客人对克罗地亚的海滩不是很感兴趣,他们喜欢文化旅游旅游,包括和二战和铁托有关的。他们对今天的克罗地亚政治家、运动员、文化了解多少……

众所周知,中国人一天至少访问十个地方,到处都被拍照。他们不喜欢浪费时间。中国人很少会游泳,所以他们对游泳并不感冒,一想到要在阳光下晒黑,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所以阳光和海滩绝对不是吸引他们的地方!他们对克罗地亚的政客一无所知。足球运动员是他们的最爱,即使有人不知道克罗地亚在哪里,只要我需提到 2018 年的世界杯决赛,他们就会立即开始——莫德里奇、拉基蒂奇,超级受欢迎,当然还有苏克。有名的还有马克西姆.马尔维察(克罗地亚狂想曲)。 2018年他来西安表演的时候我和他合影了。至于铁托,当他们听到我来自哪里时,年长的中国人都非常激动,铁托,铁托,朋友,朋友!

这场疫情对中国文化人来说意义重大。由于没有人可以从国外来,中国艺术家的工作机会比疫情前反而多了。事实上,这是他们的绝佳机会!在疫情之前,全世界的音乐家、艺术家、乐队都来到这里,现在我们只有中文节目。

通过与您的女儿布卡(Buga)的一个有趣的联合项目Vestallls,您仍然在克罗地亚保持存在,您能告诉我们的读者这是关于什么的吗?

距离布卡说服我开始使用我们命名为 VestaLLLs 的教育平台已经快一年了。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不仅在克罗地亚,而且在世界上,有许多(年轻)艺术家缺乏关于如何制作自己的项目或组织的知识。他们在职业的基本规则有问题。我们的平台不仅是为艺术家设计的,也是为所有想要改变生活的人设计的。在过去的9个月里,我用克罗地亚语和英语录制了视频,制作了教育模块并开始了工作。第一批参与者非常满意。但我们才刚刚开始。在VestaLLLS,我还记录了我的角色Vita在中国的生活,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的人们关注我。

我们没有计划。目前是不可能。我们可以离开中国,但很难再返回。因为没有飞机,隔离时间又很长,我们有工作,不能也不想冒这样的风险。Ustrin不会消失,我们知道它在哪里!我们会回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