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世外桃源”卢森堡的前世今生

2022年8月14日

这里是欧洲西北部的一个内陆小国,也世界上仅存的真正意义上的大公国,这里素有

这个国家很小,国土面积不过约两千平方公里,人口不足60万,且近一半外籍移民。如此存在感之低的国度如今却又屡屡在各类权威幸福感指数中“霸屏”。

早期卢森堡是比利时部落的一部分。公元前一世纪被罗马凯撒军团征服,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公元五世纪,法兰克人侵入该地区,被征服后成为法兰克王国的领土。

九世纪中后期法兰克王国走向分裂。卢森堡地区于963年成为伯爵的领土。公元1060年(没错,就是我们熟悉的宋仁宗嘉佑五年),康拉德及其后裔受封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卢森堡伯爵。1308年,卢森堡伯爵亨利四世被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后称亨利七世,由此开创了帝国的卢森堡王朝时代。

1411年一纸《埃丹条约》使卢森堡为勃艮第公爵所控制。16世纪初,卢森堡转归哈布斯堡王朝的查理一世统治,16世纪通过数次联姻又转归西班牙国王统治。此后,卢森堡的冶铁业开始发展起来,工厂建造在森林深处的河边,并且尽可能靠近矿区,17世纪冶炼厂达到近百个,生铁总产量超过200吨。

1618年,欧洲爆发了著名的三十年战争,这是一场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而成的一次大规模的欧洲国家混战,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全欧洲大战。战争基本上是以德意志新教诸侯和瑞典、丹麦、法国为一方,并得到荷兰、英国、俄国的支持;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意志天主教诸侯和西班牙为另一方,并得到教宗和波兰的支持。

不幸的是卢森堡加入西班牙一方同法国作战。1659年西班牙战败,与法国签订《比利牛斯和约》,规定西班牙需将西属尼德兰所属的卢森堡南部划归法国,卢森堡全国遭到第一次瓜分。

1714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结束,根据《拉斯塔特条约》,卢森堡随西属尼德兰一起转归奥地利。1715年开始卢森堡置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之下。此时的卢森堡版图尚有九千多平方公里,盘算着够小门小户吃喝用度的。

然而不幸再一次降临。此时东边的新兴强国普鲁士又盯上了卢森堡这块大肥肉。1815年欧洲列强召开维也纳会议。会议决定将卢森堡升为大公国,但大公不由卢森堡人担任,而是由尼德兰国王兼任,于是,卢森堡又被置于尼德兰的统治之下。同时又决定,卢森堡加入德意志邦联,由普警士军队驻防,卢森堡东部部分地区划归普鲁士,此为卢森堡第二次遭到瓜分。

如果厄运到此结束,卢森堡还剩七千多平方公里,当个小地主还是可以“小富即安”的。然而,第三次厄运对卢森堡而言更为惨烈。只是这一次并不是某大国盯上了卢森堡,而是比利时欲摆脱尼德兰独立。

1830年比利时独立战争爆发,卢森堡大部分地区参与起事。关于比利时独立,欧洲几大国态度迥异。除了法国支持语言相近的比利时独立,俄国、英国、奥地利、普鲁士因不愿意再看到法国的强大(法国可能伺机吞并比利时)而支持尼德兰。

1831年《二十四条约》规定卢森堡分属尼德兰和比利时,属尼德兰部分成为大公领地。1839年五国签订《伦敦协定》,将原属卢森堡西部约4730平方公里割让予比利时。剩下的领土仍由尼德兰控制,尼德兰国王继续出任卢森堡大公。

被割过三刀的卢森堡,此时面积仅剩下两千多平方公里。至此,卢森堡的现代疆界基本成型。1890年卢森堡彻底摆脱尼德兰的统治,成为独立的国家。

幸运的是,独立后的卢森堡很快走上现代化发展道路。议会改革为经济发展扫除了障碍。宣布为永久中立国的卢森堡得以同欧洲所有国家进行良好合作。在此前提下,二战后卢森堡成为欧洲共同体创始成员国并致力于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

地处欧洲“十字路口”的卢森堡积极发展金融业,金融机构遍地林立。如今首都卢森堡市已是欧洲重要的金融投资中心、欧元区最重要的私人银行中心、欧洲最大的基金管理中心、世界第二大投资信托中心。

卢森堡借助外部力量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后,也不忘大力发展现代实体企业。卢森堡坐拥全球最大的钢铁集团——卢森堡米塔尔钢铁集团。总部设在卢森堡的欧洲卫星公司是世界第二大广播电视公司。卢森堡货运航空公司是欧洲最大、全球十强的全货运航空公司。

更难能可贵的是,卢森堡虽然工业发达,但并非是一个处处弥漫着工业硝烟的国度,它的森林覆盖率极高,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注意环境的保护,可谓真正意义上的“既有金山银山又有绿水青山”。

如今的卢森堡失业率极低;人均收入超10万美元,长期雄踞全球第一;平均预期寿命为80岁;加之政府一系列完善的社会保障机制,人民幸福指数节节攀升,